疾病与死亡

Sun, Nov 22, 20

今天去北大医院看门诊,颇为周折。

在中国,对于普通老百姓,看病并不容易。医院是一个非常活跃的大市场,需求源源不断。坐诊医生的一天往往非常的忙碌,病人一个接一个地进来。

每次看门诊,都会花费我整整半天的时间。

这次,我挂的是一个女医生的门诊号,上次也是她。她姓徐,大约 40 来岁,我仔细看了她的眼睛,略微有些鱼尾纹,但面容整体上十分受人欢迎,并且她对来访病人的态度非常和善。

我的血液检查报告显示,激素 A 的指标偏高。这是 2 个月前的意外发现,本来我只想查一下激素 C 的情况,结果医生开了六项的检查项目。于是,意外的发现了 A 的偏高。这让我不由得紧张起来。于是,复查六项,发现 A 依然偏高。这次,就是来找徐医生看看报告,并请她给出下一步的检查方案。

徐并未给出什么肯定的结论,她建议我继续服药,并且定期检查,另外到 X 科看下 G 方面的问题,以查明 A 偏高的原因。

所以,我目前面对着未知,我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着什么,我有点恐惧。像这样,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我担心最后我将面临一个非常严峻的考验。那会是什么呢?😱

终极的考验也许就是面临必然的死亡。

并不是死亡本身,因为没有人知道死亡本身。我们对其进行的各种猜测全部没有证据,而且我们永远也获得不了对于死亡本身的认识。那考验应该是对于死亡的恐惧。

人在健康的时候,在精力充沛的时候,往往意识不到死亡。只有此时,医院给出了检查报告、诊断书、住院申请等,我们才会意识到原来生命如此不堪一击,死神时刻用那双深邃的眼睛盯着你。

疾病让人消极,这进一步促进了疾病的侵入。可是,我们有什么理由在实实在在的疾病面前保持积极呢?强迫自己么?强迫并不奏效。

要真正的积极起来,要发自内心的用乐观的心态观察世界。关键是要怎么行动?

生活本身充满了乐趣,前提是你有享受它的能力。疾病缠身的人是永远不知道生活美在哪里的,健康就是此项能力的保障。

我很庆幸,我的父母看上去依然健康,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因为,我知道,如果他们身体出现了问题,对他们、对我都将是一次对于享受生活能力的剥夺。

疾病终于会来,死亡也不可能避免。我的疾病,我目前独自面对,虽然有些孤独与害怕,但是我会想办法克服它。我的死亡,我也会自己面对,也只能自己面对,因为没有人能理解我对于我的死亡的体验。疾病大概率要长期伴随我的身体与精神,必要的时候,我会向家人、亲戚公开,期望得到他们的理解。如果终于要早早地面临死亡,我当然也会毫无保留地向父母坦白,期望得到他们的理解。

在此,我要原谅我自己,我责备自己太多了,我贬低自己太多了,我感到非常的疲惫。

好的一点是,目前这个病并没有对我当下的生活造成明显的干扰(也许是我适应了吧😂)。我目前在戒烟,坚持跑步,坚持吃好点、睡好点。工作的事情,我很难再强迫自己要如何如何。强迫无用,关键是积极的心态,不积极起来,没人喜欢我,工作也不可能好的。

理解死亡,体谅疾病,享受健康与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