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终回顾(20221231)

不出所料,2022 年即将过去。于 2023 年元旦前夕,我还是决定打开笔记本记录点什么,以期不枉岁月的匆匆逝去。

自然地回想起去年今时。2022 年的元旦,我大概回了一趟武汉吧,我用“大概”,因为我确乎记得不很真实。2022 年是如此的纷乱与匆忙,居然连自己所亲身经历之事都变得遥远而模糊了。父亲说他帮我物色到了几个不错的楼盘,三番五次地催我回去看看,于是我便回去。在武汉订了住宿,白天就去陪父亲看房。结果并不如意,最后不了了之。

我并不是很着急于买房,而父亲总说我终归需要一个落脚的地方。然而,我知道自己并不是很需要。

这一年四平八稳,工作日就是工作,休息日就是休息。工作上,我似乎得到了很多机会。比如我有幸负责了一个复杂软件产品的设计和开发,这个过程中我学会了很多,薪资也得到很大的提升;而周末,我更多的是一个人去星巴克打发时间。

二月份的时候,乌克兰战争爆发了。由此,我觉得世界太荒诞。本以为不过是持续几周的冲突,然而战火至今还在燃烧,乌克兰人民还在受难。

四月份的时候呢,我邀约了一个异性同事若干次,我对其产生了爱慕,然而可恶的是人家已经结婚。清楚情况之后的那天晚上,我大哭了一场,那一刻我真觉得自己太孤独了。第二天搬到了新的公寓,我又坐在地板上泪流不止。

这一年,与家人联系得更少了。其实,内心很矛盾。我每次拿起手机想打个电话的时候,总苦于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像我与家人之间变得越来越遥远,似乎我们的血缘关系变得越来越淡了。我总喜欢用不好的意图去揣测我的父母,觉得他们缺乏对儿子的真实的关心。然而,他们已经老了,也许我不该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他们,我应该主动表达出我对他们的关心。说起来容易,对我来说,这件事做起来难度非常大,我的情感似乎也非常的冰冷,我对任何人都难以泛起情感的浪花——包括我的亲人。

失眠是这一年的常态。我常常焦虑不已,这焦虑的来源大抵是婚姻问题。有几次我甚至因此突然从梦中惊醒,于是再也睡不着了。睡眠的丢失让我更为焦虑,这样的循环是非常糟糕的。但是,很难克服。来源之二是孤独。我很少交朋友,在公司我没有玩得特别好的同事,工作之余也没有出去结识陌生的人。我常常是一个人行动,吃饭,喝咖啡,写代码,跑步。我觉得我不太擅长交朋友,能聊的话题面又非常的窄,也拙于开玩笑,我不认为陌生人会对我感兴趣。但是,可悲的是我居然有意排斥一些有好意的人,原因是我不喜欢他们,正如有人不喜欢我一样,我明白这是我的偏见在捣鬼。另外,我总想结交比我优秀的人,但是同时又非常自卑。

这一年的封控似乎太过疯狂,至于我这个并不怎么好动的人也感到非常窒息。我很想看到世界恢复到疫情之前的样子,我们可以到处自由自在地奔跑,坐地铁不用戴口罩,可以看到彼此的模样。小区是开放的,没有被高高的围栏围住,不会因几例感染数而产生突发的紧张,大街上没有包得严严实实的大白,没有排队做核酸的烦恼。贵州转运车的深夜侧翻和乌鲁木齐市的小区大火让人绝望透顶,而市民的勇敢的走出来、喊出来也同时让人觉得坚强、温暖、希望。

我真的渴望一个色彩斑斓、活力欢快的中国的快快到来。

在一天天的循环中,在一周周的往复中,时间流逝,生命死去。只当我停下来回头一看的时候,才发觉这一切如梦一般飘渺。

2023 年怎么渡过呢?这当然不能规划,让它平静而自然的过去就好。也许需要再平淡一些吧,平淡到无惧得失、无畏生死。少一些眼光,少一些观点,多一些产出,多一些温度。

我从前呼唤阳光照进我的心里,让它来帮我赶走内心的孤独和悲伤,如今我依然渴望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