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习近平

尊敬的习主席:

在你作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第三个任期开始之际,请接受我国的谢意和祝贺。虽然现在可能还不明显,但我们相信,你的统治总有一天会被视为美国以及其他自由国家历史上最大的意外之喜之一。

除了少数例外,这不是 10 年前你刚成为最高领导人时,人们普遍期待的情况。

那时,西方许多人认为,中国恢复其作为世界主导文明和最大经济体的古老地位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中国惊人的年增长率经常超过 10%,使我们自己微不足道的经济进步黯然失色。在一个又一个行业——电信、银行、社交媒体、房地产,中国公司正在成为行业领导者。外国公民蜂拥而至,在上海、香港和北京生活、学习和工作;富裕的美国父母炫耀他们的孩子参加了沉浸式普通话班。

在决策层面,人们普遍接受这样的观点:一个更富有的中国将在海外具有更大的影响力——从西欧到南美,从中亚到东非,都会感受到这一点。虽然我们知道这种影响有时会很强硬,但却没有什么政治意愿来遏制它。中国似乎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资本主义活力和威权主义效能相结合的模式。决策一旦做出,事情就可以完成。这与日益僵化的自由世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并不是说我们认为中国一切都很好。在你崛起的同时,你的主要竞争对手薄熙来在可能政变的谣言中戏剧性地倒台了。普遍的腐败、人口老龄化、国家在经济中的作用这些长期的挑战需要谨慎的管理。此外,迅速崛起的全球大国必然会引起国际社会的不满和抵制。

不过,你似乎可以胜任这项工作。你的家庭在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痛苦经历表明,你了解极权主义的危险性。你打击腐败的决心似乎与你进一步开放经济的意愿相匹配——你任命有能力的技术官僚李克强为总理就证明了这一点。20 世纪 80 年代,你曾在艾奥瓦州的一个家庭里生活,这令人们期望对你可能对美国怀有某种好感。

这些希望不仅仅是落空了,而是被粉碎了。如果说现在唐纳德·特朗普和乔·拜登——或汤姆·科顿和南希·佩洛西之间有一个共同点的话,那就是必须阻止你。

你是怎么做到的?

你的反腐战争变成了大规模清洗。你在新疆的镇压堪比苏联的古拉格。你的经济“改革”相当于让通常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重新成为主导者。

你们事实上的窥探、黑客攻击和窃取知识产权政策使华为等中国品牌在西方大部分地区让人敬而远之。2020 年,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一次演讲中指出,“我们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联邦调查局每 10 个小时就会立案调查一个与中国有关的新的反间谍案件。”

你的清零政策有时将中国的大都市变成了巨大的、无法居住的监狱聚集地。你在外交上的霸凌在很大程度上成功地鼓励了日本重整军备,并鼓励拜登承诺美国将为台湾而战。

所有这些都可能使你的中国变得令人生畏。但这一切都不能使你变得强大。独裁者通常可以要求服从,但他们很难激发出忠诚。正如政治学家约瑟夫·奈著名的观察,胁迫的力量与吸引的力量是不一样的。这是一个可能很快就会困扰你的常识——就像现在困扰普京一样,如今,他一度令人生畏的军队在乌克兰被大批摧毁。

你仍然可以改变方向。但这似乎不太可能,不只是因为老人很少改变。你树敌越多,你需要的压制就越多。像你现在这样,让唯唯诺诺的人围绕在你身边,可能会给你带来一种安全感。但它会切断你与重要的真实信息之间的交流,特别是当那些信息令人不快的时候。

对于像你手中这样的政权来说,最致命的弱点就是它为维持权力而告诉人民的谎言最终会变成它告诉自己的谎言。把外国记者赶出中国只会使问题变得更糟糕,因为你再也无法从外界的视角了解你眼前日益复杂的问题。

这一切都不能解决我们美国的问题。在很多方面,你的好斗加剧了这些问题,尤其是在我们两国有一天可能发生冲突的风险越来越大的情况下。但在自由世界和非自由世界之间的长期竞争中,你在不知不觉中帮助自由这一边辩护。借用我同事汤姆·弗里德曼的一句话,“谁会想成为你统治下的中国?就算只有一天。”我对此表示怀疑。

所以我们想说声谢谢。我们知道我们的合众国是有缺陷的;我们知道我们的领导人是有缺陷的;我们知道我们社会的边缘有裂痕。但是仔细看你一眼,我们宁愿选择这一切,也不愿选择你那阴暗的方向。

10/23,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