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沉

Sun, Sep 18, 22 back

最近情绪非常低靡,焦虑之感频频袭来,思绪混乱,深感生活之无聊,人生之无意义。

今日早起,去楼下买了早餐,吃完就骑上自行车去了宝体。从公寓到宝体大约五公里,天气炎热,空气浑浊,不一会儿就汗流浃背,这正是我所追求的。在宝体寻得一咖啡馆,便坐下来点上一杯,开始无聊地打发时间。

然而,并不快乐。

上午刷新闻的时候,得知贵州大巴车侧翻致 27 死 20 伤的消息,内心先是震惊,随后是伤感。震惊于死亡数字如此之大,伤感于 27 条无辜生命的突然消失。于是想到自己近来的郁闷心绪是多么的没有必要。这世上的苦难比比皆是,我既无肉体之痛,亦未经历重大的人事创伤,如何要这般矫情呢?

上午即如此度过,中午就在附近的沃尔玛买了碗炒饭,吃完又回到咖啡馆。

于下午两三时,又收到坏消息,说台湾继昨日 6.2 级的地震之后,再次遭遇 6.9 级大震。陆续刷到一些现场照片,城市大楼晃动厉害,公路起底爆裂,甚至有民房倒塌。我能说什么呢?我喜欢台湾,我不希望地震这般折腾她,我不欲看到台湾同胞遇难。可是昨天专家还说后续不会有超过 6 级的地震,怎么样呢?天灾真难预测,地球不高兴了,那管你是独裁还是民主,是好看还是不好看,是幸福还是痛苦,是健康还是疾病,是贪官还是清吏,是男孩还是女孩儿,是风华正茂还是风烛残年。

接受,我们只能接受,不然又能如何呢?不光是要接受天灾,也要接受无法左右的人祸。

可是女孩儿们是那般可爱、温柔,男孩儿们是那般聪明、友善。我真不愿他们在这美好的世界,在这美丽的年岁,就要遭受这样的苦难。

即使,我明明知道,苦难往往伴随每个人的一生。

可人不能总是沉浸于苦难不能自拔。我要学会寻找快乐,虽然还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它。

也许是,真心实意地帮助他人;也许是,找个晴朗的天气,到一个陌生的安静去处;也许是,找个机会,给远在千里的父母打个电话;也许是,勇敢的面对自己的疾病;也许是,找个合拍的女孩儿倾听、倾诉;也许是,变得更加真实一点。

我想,岁月修短难料,应该真实一些,勇敢地去面对自己黑暗的内心,和日渐低锤的身体。

看书,从书中了解先贤们的生存智慧;交谈,从任何人口中知道别的个体的存在;做事,从无言之物中听到它们的声音;去爱,从真心地关心一个人中收获自己存在的证明。

此时,外边天幕已完全拉下,家家户户又亮起了灯火。我透过黑暗与星星的人间灯光,望向远处,又想起了鲁迅的那句: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