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死了

Sat, Jul 09, 22 back

日本前首相安倍死了,就在昨日。

凶手在安倍作政党拉票演讲的时候开了枪,打中了他,使其流血不止而死亡。安倍时年六十七岁。

安倍九十高龄的母亲午餐时听闻儿子的恶讯,悲泣不能已。我得知此事,才意识到这个世界从来就不是平静安和的,很无情、愚蠢、固执。

同事、社交媒体上的聒噪的人们于是开始无聊地聊起此事。他们说安倍该死,而凶手为英雄。这论断不知是怎么得到的,或许是长期的爱国主义教育熏陶出来的吧。这实在是重大误导!体制有罪。

习已致电日本现任首相,表达了对安倍意外死亡的哀悼,这不过是政治儿戏。

然而,安倍的被杀并不能教我得意。国与国之间的仇恨过于长久、抽象,而个体人的生命又是如此的短暂、具体,把国家的恨施加到个体,这实在是愚蠢且不值得。因为国家就是国家,而个人则是个人,二者并无永恒的关系。

我生于这个国家,这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那么我接受这个意外事故。我爱这片土地,但是这片土地并非这个国家。所以它宣扬的仇恨也不会对我有什么影响,我只是这片土地上的自由个体。

因此,作为日本首相的安倍,我不能对其有什么仇恨。至于他退位后对华态度的不友好,这是顺理成章的,是国家之事,与我何干?作为个体的安倍,死于非命,这是令人震惊的,凶手不应被原谅!

我们狭隘的“爱国主义”实在应该消停了。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