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

Sun, Jun 05, 22 back

炎热的夏日,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天空被厚厚的灰色云层挡住,白得刺眼的光夹带着沉闷的热气闯进了我的公寓。我躺在睡椅上,刚刚睡醒,呆呆地望着窗外错落的民房和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哪里的知了声偶尔传来,然后是小孩子的嘻闹,此外是附近公园里的刺耳的歌声——这是他们最大的快乐吧。

全部的人类无非就是这样地消耗着自己的生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然而生命本就如此,既然我们终究无法认识死亡,那么也就无从认识生命。任由生命流逝是符合“上帝”意志的,“上帝”从未将生命的控制权交给我们。我们的本能也要求我们任意地浪费生命。我们说一件事有意义,然而根本上没什么意义,因为我们终于要死去。

我们无从认识生命,这个事实常常让我感到恐惧,胜过对于死亡。无从认识生命,也就意味着我终于无法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我存在的目为何,我可以做些什么。那么,我似乎只有那飘渺不定的情绪和那短暂的所谓理智(存在理智吗?)。也许不必如此焦虑,科学的精神告诉我们,真理根本不存在,但对于真理的“追求”却是真实存在的。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