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般滋味

Wed, Jun 01, 22 back

我正在从伤痛中恢复,这恢复的速度出乎我的意料——不过三两天。

周日那天,我将鼓背到新的公寓,面对着窗外,我看到了蓝蓝的天空,看到了缭绕的白色云朵。又想起前日,与我远在家乡的母亲一番深重的通话,孤独突然袭来,我不由坐到地板上,哭起来了。因为没有人看得见,我让泪水肆意流淌,让悲伤任意表露。

我很久没这样哭泣了。

这泪水不仅仅是因为她,她只是让我情绪崩溃的直接原因。

此时的我已经恢复,似乎又回到了往日的平静、无聊。可是我知道我的问题并未解决,孤独会不时来临。

在工作中,即便周遭全是人吧,我依然不觉得我属于其中,我是完全的局外人。孤独还是紧紧缠绕着我的身体,叫我紧张、害怕。不知这样的滋味会持续多久,总之我已经历很久很久了。然而,去找个人吧?我想这并不容易,能够沟通的心灵即便存在于某处,我们也难于遇见。

那个悲伤的夜晚,我还与朋友通了话,他安慰我,说我与她是有缘无份。我想,无论如何,我得相信事情确实如此。这世界上有缘无份的男女还少么?

还是安静下来看看书吧,我想。既然现实中遇不到,那么就让我与书中的灵魂对话吧,我渴求倾听那些声音。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