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乌克兰战争

Fri, Mar 11, 22 back

半个月之前,俄罗斯正式入侵了乌克兰,乌俄战争拉开序幕。

这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俄罗斯的意图十分明显,那就是要吞并乌克兰——一个有着独立主权的国家——的领土。

国与国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是幼稚的,如同两个小儿打架,大人一般不认为这其中存在什么要紧的冲突。同时,与小儿打架不同,战争又是一件严肃的事情,因为无数的人将会死亡,无数的人正在死亡,无数的人已经死亡。无疑,乌克兰是一个文明人,俄罗斯是个混子,与混子打架,文明人总是要吃亏的,因为混子从来不讲道理。

我想起百年前的中国,那时也是战事连年,入侵中国大地的有东方的日本和北方的苏联。日本人打着发展“东亚共荣圈”的名号发起了对中国的战争,苏联则完全是霸占和强奸。但是即便真心实意地要发展“东亚共荣圈”,也是不对的。中国人在这片土地上生存了几千年,已经有了十分合理合法的主权,不容外族侵扰,而侵扰一定要伴随反抗,反抗就是流血与死亡,因此这不道义。

战争让人死亡,让人流离失所,让人失去了平日里的安宁与爱,让人奢望起理想与激情。战争如同疾病,它会剥夺生命的各种权力,让你时刻感到害怕,尤其在你还有所谓理想的时候。而克服疾病的痛苦之后,人们往往更加珍惜自己生命,更加知道如何去享受生活,更加明白余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死总是伴随着生而来的,我要坦然,要欣然,本能告诉我要害怕,但是意志却告诉我要诚实。因为没有不会消亡的存在,哪怕是一粒沙子,一片树叶,一朵花,一根草。

我常常幻想一些事情,以为于不远的地方、不久的将来,它会变为现实。同时我也知道,那根本为虚妄,只有死亡才是最终必定实现的幻想。

我不再奢望更多,我只想做点事情,我也渴望那不明来源的爱,我也想去爱别人。

保持这样的对万物的爱,尤其是对人的爱吧,我想。

此时,我点起了一根香烟,透过半开的窗户,看到路上行走着的人们——可爱的人们,想起鲁迅的那句话: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我想确实如此。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