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

Sat, Jan 29, 22 back

这一年终于过去,我记得什么呢?我对下一年还期许什么呢?

不记得什么,过往云烟尽已消散,我只有当此时的心情:忧伤。

你问我何故而忧伤?

一面是逝去的生命,一面是未来的虚妄,以及当下我这样的孤立无援。

然而,还得生存下去!

这一年,我的确改变了很多,从内在去看的话。

至少,我明白了:人需要几分糊涂、需要少些欲望。

纵使亲情这般的淡漠,纵使友情如此的罕见,纵使爱情万分艰难。

是我的过错吧!

纵使是我的过错 —— 并非严重至于毁灭个体生存的自由,个体本非完美,悲惨与怪诞比比皆是。

然而,还需要继续生存下去!

没人敢、也没人能够,剥夺个体生存的权力!

因此,少些无意义的评判,多些对生存的感受吧。

他、她、它,多少值得我去爱。

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