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与我

大约是前年吧,我突然有意飞去台湾,去看看那自古便与大陆有着千丝万缕暧昧关系的美丽岛屿。于是,在网上到处找寻上岛手续的如何办理。这才失望地发现,原来自 2019 年的 7 月政府便已关闭自由通行政策。仍可往金门、马祖与澎湖,然而只限海峡西岸经济区的一些城市的居民。

台湾
图:台湾

我不由内心慨叹!心想,如果台湾隶属大陆,作为一个省份,我便可以去回自由,那该是多么方便。

去台湾,作为一个梦想,于是常常回荡在我的脑海,一直到现在。

然而,我并不欲台湾归属大陆!

我生于长江边,又曾久居东北、一瞥边疆、留足山东半岛,而今在南方鹏城。这种移动的自由是让人欣慰的,不论到哪里,我遇到的人总是那般的善良,至少是能够沟通的——因为他们与我一样,都认同自己的华人身份,都受相同的法律管制,都接受一样的文化教育,都看一样的新闻。然而,还不满足于此么?我如何偏偏还要望向隔海的那片岛屿?我说不上来,只是我内心的声音如此呼唤。

我要自私地说,这片坐落在东海南部的美丽土地,她可知道,在大陆的这一边,一个无名的年轻人正向着那东边来的海风和晨光,心里滋生着眷念之情。

我要不知羞耻地说,我爱她,我爱那片我尚未踏足的土地。

这美丽的岛于我是神秘的。我知道她有着不同于大陆的风貌,延绵的高山、古怪的石岩、多姿的林木、斑斓的花与草、纯洁的海滩、异邦的老旧建筑、古老的庙宇,以及带着快乐口音的人们。台湾的人与我们一般模样,我要说,他们和我们是没有分别的。可是这七十多年的隔绝,确让我们又有所不同。然而,何故要隔绝呢?

此时,我感到一阵茫然。

人的内心世界总是在不断向外扩张。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村子就是我的全部世界,我拿着语文课本,朗诵着:

日月潭是我国台湾省最大的一个湖。它在台中附近的高山上。那里群山环绕,树木茂盛…

我那时并不关心这什么日月潭,什么台湾。然而,“日月潭”这三个字从此就印在我的心里了,虽不知其究竟是哪里,总之是某个地方,某个我不知道的地方、从未去过的地方。

台湾于是对我来说是一个传奇、一个故事,一个心上的所在,实际上,我把她挂在心头已经二十多年了。没有人曾向我讲述台湾的故事,我也不曾对她刻意地去了解过。零星的关于她的知识来源于几个影片、几段文字,以及国家官媒的反台独宣传。大学的时候,无意看到过一部台湾风景纪录片,一连六集,镜头所往何处我全部忘记了,只是记得它把她拍得很清新、很怡人。前些时,听了些已故的单田芳老先生的评书《话说台湾》,说的是台湾的历史故事,虽然是故事,但其应有八分为真,至少人人有名、事事有据,非全虚构。书中老先生也不忘说台湾自古即祖国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是祖国的宝岛。

可是台湾终究成了异地他乡!蔡英文总统不待见大陆,认台湾独立于大陆已是既定事实,大陆的一厢情愿与言吓武威并不为台湾所动。

可是台湾终于要离大陆而去吗?

我却并不为此慌张,看看过去就知道,她原本就是那般的若即若离,那般的让人难以琢磨,那般的如同羞羞的少女。可就是如此,才叫我对她充满喜爱与好奇。她曾被荷兰和西班牙殖民,被明朝的郑成功统治一方,之后归属大清帝国,清末受日本统管,战后治于民国,如今她属于台湾人民。看起来台湾是一个自己长大的孤儿,与大陆向来没什么稳固的从属关系,只是偶有往来交流而已。

可是问题出于 1949 年!蒋政权溃败之后,距地台湾,于是有人离开了大陆,此一别便是生与死。有东西撕裂了我们,将我们原本连在一起的血脉切断,将我们牵着的手拉开,将我们行走的步伐背离。七十年已去,我们的距离更加的遥远,彼此的面孔更加的陌生。他们终于成了台湾人,我们依旧是在大陆上生活的中国人。

只是什么东西在侵蚀着我们的思想,拿走了我们的信仰,杀掉了我们的父母。由此,我们走上了一种别样的生活,它全新、先进而且科学。

如今是 2021 年,我们又改变了很多。新一代人欢乐、幸福,俗称这是最好的时代,物质极大丰盈的时代。我们珍惜眼下的美满生活,战火已远离我们许久,党派、军阀之争带来的混乱并不存在于是地,宗教、迷信对于人们的毒害也不会发生在这里。我们所以发展得越来越好,全然源于党的正确领导以及其始终保持着对人民的关爱之情。

然而,这一路走来是那么的艰辛!

这许多年来,台湾也在改变,变得越来越好,变得越来越独立。我们呼唤她回来,这“回来”却让人难以明白。我想,如果她不愿回来,那就随她便吧,因为强取的年代早已过去!台湾她需要自己的生活。如果她哪天愿意回来,那自然是令人激动的。

而那天的我们也许就不会是今天的我们吧,我想。

12/01,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