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迁

Fri, Nov 19, 21

今天公司终于搬到了新的办公楼,进入新的环境,我既有兴奋又有新的不自在。

不自在是自然的,我比较习惯于一个地方久呆不迁,因为人与物、人与人都会在时间的流逝当中建立起情感,每每分离总归是令我伤心的。

新的办公楼很整洁、宽敞,不过还是整个软件部开放在一个大的空间里面,没有隔断。这样的环境存在的问题在于,一是噪音,二是视觉干扰。但是工作就是如此,将一百多人放到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大家围绕着一个业务目标做着事情,彼此都需要频繁的交流与信息同步。这样的生活模式似乎是非常普遍的,似乎任何人从学校毕业之后第一想到的事情就是找份工作。我们希望从工作中发现喜欢的人、认识自己、发掘自己的才智、建立自己的信誉与名望。可现实总是令人垂头丧气,美好的幻想终究是幻想,生活总归是繁琐而漫长的,最后总要沉默在世界的尘土当中。

离开了旧的环境,心中就会涌起淡淡的悲伤。离开了熟悉的人,心中的悲伤更甚。

我记起了二零一八年的九月份的那次情感与地理的分别。在渤海轮渡上,我躺在床上,不由流起了眼泪,胸中数度哽咽。待到终于平息,我走到了船后的甲板上,看着无尽的蓝色海水,飞翔的海鸥,陌生的人,心中起了一丝安慰。我看到一个女子,身上披着长长的毯,安静的盘坐在甲板的一隅。这样的性情让我甚为欢喜。

至深,我又陆陆续续地搬迁若干次。

最近,得知中天新闻的主播孙怡琳辞职,虽然不与之相识且将来也永不可相识,但看久了她的节目,我还是忽而觉得有点伤感。不过人总是要变迁的,这也不足为奇,我的伤感只是滔滔情感之流中的一个小起伏。依照经验,我应该很快就会淡忘她的声音与相貌。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