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

Tue, Jul 20, 21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每当闲暇时,看着大街上来往的男人和女人,听见他们的愉快的聊天与欢笑,我便觉得孤独。

去远方探寻亲朋,准备了许多的谈资,可见面了却一句不愿提及,真有“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的感受。分别之际,饱含不舍,但又不知到底能如何,只好装作不在意。

遇到善良而热情的女孩子,明明有好多想说的故事,到头却只说了几件生活的琐碎。

也许,生活就是如此,因此有了歌曲、诗歌,甚或行为艺术。

也许,存在表达的技巧。我曾经问她:“难道一切情感终不过是一种方法么?”

你并不需拿出那最最原本的东西。因为,最最原本的东西是邪恶的,是人人都厌恶的,是最最难说出的——或者根本说不出。

她回答:“是的。”

时至今日,我才深切感受到了它。

孤独终究是缘于“方法”的缺失。

然而,孤独也是伴随每个个体一生的幽灵。

此刻,我想起了从前那些荒诞的岁月;此后,我还将继续那样的荒诞。

孤独,它也将继续。

然而,请奔向阳光、愉快、轻松的心灵境地,为迎接那陌生的男人和女人。

的“方法”来面对这真实的梦——生活。

尽管,孤独它不曾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