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种让我感觉舒适的方式

Sat, Nov 28, 20

感觉舒适,对于多数人来说,并不常有。

通常来说,大多数人,常常处于无聊之中,否则就是紧张。少数人,会略微多地处于兴奋、激动的状态,比如艺术家、科学家、诗人或作家。

就我而言,和大多数人一样,往往不是无聊就是紧张。但是我最近发现了两种令我感觉非常舒适的状态,我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她们。

舒适一词,或许也可以替以“惬意”。

在海边,躺在温暖的石头上睡眠

那是两个月之前的事,准确来说,临近国庆。

我和朋友 S 来到了大鹏半岛的西侧海岸,从西冲沙滩出发,贴着陡峭、锋利的海岩爬行,沿着漫漫荆棘的山脊匍匐,至于军事禁区。乘公共交通折返至南澳,是午后四时许。从码头出发,途经洋畴湾,至鹅公湾,有一宽敞的水泥道。我和 S 利用那天最后的几个小时,欲往鹅公湾,并有事前协商,我们边走边预估此事的可能性,如明显不可能了,则返回。

事实上,我们没能到鹅公湾。沿着滨海路,我们在道路的右侧斜坡找到一条通往海滩的野径。爬下去,便是离海最近的地方。

The place where we are.
图:The place where we are.

时近傍晚,一轮红日挂在天空的西边,可以看到它的下坠。寥寥数人还在钓鱼,他们分散于几处。空气十分安静,S 拿出无人机玩了起来,我呢,脱掉了鞋和袜,走进清澈的海水里。由于白天的太阳光照射,海水很暖。层层海浪缓缓向岸边移动,到了,轻轻拍打几下石头。石头上满是附着的白色贝壳的遗骸,它们无比坚固,不知道最后会不会成为石头的一部分呢。微风间或吹来,夹着大海的味道,和太阳的温度,包围了我的躯体,侵入了我的精神。这里全是石头,大的石块,有清晰的纹路,一个个卧在海边,其一面常常被海浪亲吻,另一面则任由带有阳光温度的海风抚摸。

一种巨大的宁静将我包围,一种轻盈的温暖将我融化。石头,大的石头,它卧在那里,稳固的,让我觉得无比安全、踏实。我于是躺下来,微微倾斜着,面向无边的大海。我感受到了石头的温度,它如同被赋予了生命,成为了一名女性,抱着我,让我安静、不害怕。

I lonely got there again and take this photo.
图:I lonely got there again and take this photo.

我看着海水,听着风、海浪,感觉舒适极了!不知不觉,我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原来,我已经睡着。哦,真想永远这样睡下去。

在福田书城的一个角落,带着 Beats 耳机,听贝多芬的交响乐

这是今天的事情,同样让我感受到了那样的舒适。

九点,我洗漱完毕,出了门。在一个早餐店,一个人吃了份肠粉、喝了一杯豆浆。钻进地铁,前往福田的莲花山看杜鹃花。以为那会是一次很棒的观赏体验,不料人太多了,漫山遍野的人,大人、小孩、男人、女人。还有搭着大帐篷,在那里搞商业活动的,热闹得如同过春节。虽然,人群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因为他们体态各异,服饰不同,自由的来来去去,欢笑、歌舞,等等。但是,这样一来,花的美被遮盖殆尽。

ppl everywhere
图:ppl everywhere

我简单看了几处,确实红得像血。当然,也有不那么红的,甚至还有白色的。杜鹃花被人工打造过,呈现出极度规则的形态,附近摆上一些其它的植物,作为陪衬。我叫不出那些陪衬之物的名字,但它们的美并不逊色于杜鹃花。

the beautiful flowers
图:the beautiful flowers

之后,我离开了那喧闹,来到了书城。心想,书城应该没那么喧闹吧,结果不料。最近在搞书展,侧边广场被占用了,用于摆设摊位。我去书城的另一侧,看到星巴克、KFC 里坐满了人。我进到书城中,随便走走、看看。人确实少些,但是里面在搞活动,在一个大厅,人们层次地落座于扇形看台上,舞台上空空的,还在准备吧。从大屏幕的一排醒目的大字来看,是在举办什么 VIP 会员启动仪式。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唱片展台区,便无聊翻了翻。有各个时代的经典,国内国外的都有。从流行乐,到钢琴曲、交响乐,到弦乐、歌剧与声乐。我拿起一本唱片,是钢琴曲,贝多芬的,看其背面,上面列出了曲目的名字。我突然很想听听,从来没有认真听过贝多芬的音乐,也许,人们应该好好听听他,不听,将是一种遗憾。

于是,我戴起了 Beats 耳机,连上了蓝牙,打开网易云音乐,按照名字,找到了对应的音乐资源,开始感受贝多芬的音乐。站着听了几首,觉得很享受,音乐跟心灵是可以结合起来的。

接着,我又拿起一本贝多芬的交响乐唱片,按照同样的办法,听了起来。前面有空椅子,我放下唱片,走过去,找一个最舒适的姿势坐下,将声音调节至最合适的量,闭上眼睛。

多谢 Beats 耳机良好的隔音效果,我与外边的吵闹声分离开了,独自进入一个交响乐的世界,聆听贝多芬的心灵。正是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一种极大的舒适,虽然,我知道它不可能持续很久。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