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远的照片
Sun, Dec 09, 18

在清理硬盘的时候,发现竟还保留着那么多年前的照片。回忆起来,又彷佛在昨日。是的,那些事并不遥远,不过七八年。然而,人这一生有几个七八年呢?想想父母,在〇八年的时候,还是四十岁出头,如今五十多了,不多久便入耳顺之年。我也马上满三十,依然稀里糊涂的过着。看着这些照片,我愈发紧张,觉得要好好抓紧时间,来点作为。

2010年08月01日 12点15分拍摄于大黑山
图:2010年08月01日 12点15分拍摄于大黑山

大黑山我是熟悉的,就在大连大学的后边。那个时候,我喜欢一个人去爬山,从一边上,另一边下。算起来,应该不少于十次吧。

10年7月16日 4点17分,开发区安盛购物中心
图:10年7月16日 4点17分,开发区安盛购物中心

经常坐五路公交,来这里买点东西。知道这个购物中心,还是同学告诉的。

10年8月23日 5点15分,宿舍北11后对面
图:10年8月23日 5点15分,宿舍北11后对面

我和同学们住在北11最顶层(五层),对面是另一栋男宿舍。

2010年7月26日5点30分,西山水库
图:2010年7月26日5点30分,西山水库

当时还很喜欢钓鱼,想寻找个有水的地方。查地图,发现大连市有个西山水库,于是于次日(是个周末)坐大巴来到大连市,又坐公交车,赶到这里。但是,终于没有来钓过鱼,并且逐渐失去了这个兴趣。

10年08月12日 8点35,开发区红梅小区
图:10年08月12日 8点35,开发区红梅小区

记得当时在这个小区坐家庭教师,是一个韩国家庭,一对母子,两个人性格很好。男孩个子很大,但是很憨厚、可爱;母亲汉语说得不太好,但是很有耐心,对我很尊重。当时,她愿意支付一个月五百,作为酬劳。我也就教了那个小孩子一个月。当时是我在大连的第一个暑假。

11年2月18日 5点59分,一只小狗
图:11年2月18日 5点59分,一只小狗
11年10月4日 9点59分,在学校拍的
图:11年10月4日 9点59分,在学校拍的

一个小孩欢快地行走,如今他该长得很高了,声音也变粗了,思想也变得复杂了罢!

11年4月18日 5点39分,在一堂辅修课上
图:11年4月18日 5点39分,在一堂辅修课上

台上讲课的是个很年轻、很漂亮的女老师,然而即便如此,依然没有多少人在听课。

11年6月19日 10点52,在学校游泳馆附近,一棵老树秃了。
图:11年6月19日 10点52,在学校游泳馆附近,一棵老树秃了。

我总关注着这个老树,如今它应当不再了,尸体被烧成炭灰或在某处腐败。

11年7月14日,闲时,用windows上的画图软件,画了好多国旗,这个是朝鲜的
图:11年7月14日,闲时,用windows上的画图软件,画了好多国旗,这个是朝鲜的
11年7月14日 蒙古国国旗
图:11年7月14日 蒙古国国旗
13年9月19日,我到大连市找工作。这是在青泥洼
图:13年9月19日,我到大连市找工作。这是在青泥洼
培训
图:培训

13年5月25日 在高新园区一个培训公司,进行了为期2周的基础培训。培训过后,要我掏钱继续培训,我放弃了

我回到了学校
图:我回到了学校

13年 培训期间,我回到学校。在宿舍,一个舍友拍的我。

13年 学校的青年园
图:13年 学校的青年园

还有很多、很多的照片,从前的。

赋上王菲的《流年》 https://music.163.com/#/songid=299445


PhotoTime